快捷搜索:

关注国内众筹你什么想说的?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7年是中国众筹深度洗牌的一年,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的推进,国内众筹平台数量从巅峰时期的500余家,回落至目前的不足300家。行业洗牌的背后反映的是中国众筹在野蛮生长后的冷静思考,体现了行业从盲目扩张到精细化发展的转变。

  众筹在2015年经历了从巅峰坠落的惊心动魄,随后的两年时间里,众筹的发展仍旧缓慢。反倒是作为股权众筹递补的区块链众筹、ICO融资模式登上历史舞台,它们刺激社会脉搏,叫嚣着要革掉“古典互联网”的命、重塑人类社会生产关系。这边,股权众筹为代表的众筹似乎也要成为“古典众筹”了。

  白皮书指出,众筹成功项目数量及融资额是反映行业景气程度最重要的两项指标。

  从平台数量上来看,经历了从快速增长到快速下降的整体态势。其中,2016年底运营中的平台数达到峰值532家,而2017年底急剧降低到294家,甚至低于2015年底的运营平台数量301家。

  从项目数量和融资额上看,2011.7-2014.12各年汇总后的成功项目数和融资总额分别为4226个和9.31亿元;2015年全年的成功项目数和融资总额分别为15218个和88.68亿元;2016年全年的成功项目数和融资总额分别为48437个和217.43亿元;2017年全年的成功项目数和融资总额分别为69637个和260.00亿元。

  从这两项指标来看,众筹行业整体呈良好发展态势。但报告也指出,2015年底是股权型众筹发展的拐点,2015年以后众筹行业的增长主要来源于权益众筹和物权众筹。

  因此白皮书认为,2011-2013年是中国萌芽起步阶段;2014-2015年是爆发增长阶段;2016-2017年是行业洗牌阶段。行业洗牌阶段有两层含义,一层是这个阶段中,股权型众筹(即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融资金融及项目数急剧下滑,行业观望气氛浓重;第二层含义是指权益和物权型众筹虽然项目数及融资额仍在大幅上升,但是众筹平台的数量却急剧下降,市场集中度开始提高,经营不善的平台退出市场,而少量平台探索出自己的路子,开始大力扩张,市场占有率迅速提高。

  众筹行业遇冷似乎成为了近年来业内外的共识。但是通过数据发现,所谓的遇冷之说过于片面。众筹并未遇冷,而是在不断优化平台和项目的质量,实现了集中化,同时发展出现了阶段性的不平衡。

  白皮书中指出,众筹行业还是保持着强劲的上升,只是各类型的众筹发展严重不平衡。数据显示,2015年底是股权型众筹发展的拐点,到了2017年底,全国的股权型众筹完成的融资总额仅有33.61亿元。2015年以后众筹行业的增长主要来源于权益众筹和物权众筹。

  2017年开始,行业内平台数量急剧下降,但权益、物权众筹项目和实体店铺股权型众筹项目的项目数量及融资金额都是一路上升态势。因此,白皮书认为,很多平台经营困难被迫下线,而少数平台找到了自己的发展路径。少量的平台占据了大量的市场份额,行业集中度提高。

  但白皮书也指出,物权众筹并不同于一般的众筹,很多物权众筹是P2P平台转型的类似于债权的众筹模式,一般提供8%-15%的年化收益,其资产端是汽车或房产等实物,完成销售后,投资人共同分享收益。对于物权众筹来说,投资人共同承担项目的风险,如果汽车有重大问题,影响汽车的销售,其风险由投资人承担,验车方及众筹平台等相关方承担部分责任。而随着2017年来物权众筹平台逐渐实现优胜劣汰,市场上劣币驱逐良币的状况得到扭转。2018年物权众筹市场将趋向健康。

  但实体场所众筹则最为接地气,是众筹在中国本土化的产物,培育了一批忠实的拥趸和行业中的领军平台。例如米小粒众筹平台等后起之秀也在逐步的成熟。

  众筹作为新金融的业态,其核心功能是服务实体经济。研究众筹各类细分市场,能够充分掌握众筹与实体经济各业态相结合的情况和效率,由此创新众筹服务各实体经济细分市场的模式,真正实现众筹这种普惠金融模式服务资产和资金两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